Being a Volunteer Teacher in Gansu

[ 在甘肅做義教,學懂知足和珍惜 ] 能有機會去甘肅義教是我覺得在大學期間最大收獲的一件事,我非常感謝這次經歷給我帶來的友誼和成長。其實,在短短的幾個星期裡面,我自己覺得我沒有教會孩子太多的知識,但相反,他們卻教會我一生受用的道理-如何知足和珍惜。

籌備了將近半個學期,在2013五月低的時候,我們的大概十幾個大學同學在團長的帶領下一同來到了甘肅省涇川縣開始我們的為期兩星期的義教。在來之前,我並沒有想到那裏的物資如此缺乏。2008年的大地震影響到這裡,部分的房屋也倒塌了,們去得時候,還可以看到一些,但大部分的居民都搬到政府新建的水泥房裡面住了。生活條件比價差的留守兒童,還和家人住在裡面,不誇張的說,就像一個大一點的山洞,煮食的地方和床就間隔不到一米,裡面的東西好像都鋪上了一層黃土,而且燈光非常弱。

我被分配到的學校應該是那個縣環境最好的,有一棟像樣的教學樓,共有六個年級,每個年級有一個班,每班大概10到40 個同學。這些孩子對來自香港的我們很好奇也很開心我們給他們上課。在那裏的兩個星期,我們幾個同學就住在其中一個空置的房間,裡面的床是一塊大的木板下面放兩張長凳拖住,晚上我們就鑽進自己帶的睡袋在上面休息了。那裏的夜晚十分寧靜,滿天的星星。

我們去的伍仲鄉當時屬於十分缺水的地方,整個學校連一個水龍頭都沒有,只有淺淺的一口井,而且一星期大概有一半時間都是幹的,有水的時候也是非常很少,用其中一個志願者的話來形容就是「跳下去也淹不死」由於學校無法為學生提供飲用水,孩子們也極少從家裡帶水,因此許多學生基本一天都喝不上一口水。所以當地的小朋友也幾乎不洗澡,大概一年就洗一兩次。

當時,我們有從縣城裡買一些礦泉水。下課後,我習慣性拿出來喝,沒想到,一群孩子一擁而上,紛紛說要喝水。這全孩子圍著我,用他們黑兮兮的手拉著我的衣服,懇求我給他們喝點,那是我給他們每個人的口裡倒了一小口,很快就分完了。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連水都喝不上是什麼感覺,平常我都覺得水來了很容易,洗個澡都覺得理所當然。可對於這些孩子來說,乾淨的水如此珍貴。

那時我真的很像給每個孩子水喝,但我們帶去的礦泉水也遠遠不夠,我只能狠下心誰也不給,或是回到房間才拿出來喝。有時候還要狠心地趕走他們,一邊要拒絕他們,一邊又非常同情他們,心裏很掙扎很不是滋味。

我很記得有一個叫王甜的五年級女孩,她時不時會躲在教室的角落「偷偷」喝她從家裡帶來的水。那瓶水是深褐色的,就像滴了幾滴墨水進去一樣,看上去很不乾淨。後來我去問她為什麼要躲在角落,她跟我說同學們都會搶,水很快會沒有的。王甜的爸爸是一名醫生,在村子裡是很體面的職業,你瓶水大概是爸爸讓王甜帶去學校喝的。

即將離開的的那個晚上,王甜邀請我們去她家裡。在路上她很害羞地問同:「姐姐……你們確點什麼嗎?我想送你點東西…….」我當時很吃驚,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想了很久,跟她說我們什麼都不缺呀,然後謝謝她的心意。第二天,但我們準備從學校出發離開的時候,王甜氣喘吁吁地跑到車子旁邊問:「你們車子還有位置嗎,我……想送你們水……」那一刻大家都很愕然,為什麼送我們水呢?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王甜的爸爸就將一支支的綠茶遞進車裡面。拿著綠茶的那一刻我心酸酸的,淚水也已經忍不住了。這時我才想起昨晚那個問得有些顫抖的問題「你們缺什麼嗎?」是呀,和這些孩子相比,我們什麼都不缺,缺的,可能是一顆知足的心,一份對感情的珍惜。

趕來送我們的學生在車子兩旁拍成長龍,王甜在其中顯得那個瘦小,我想這個大山裡的孩子送給我們她最缺的東西,而我們收到的,卻是自己從來都不缺的 -乾淨的水。那隻綠茶我仍不捨得喝,我想她可以時時提醒我,所有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可能都來自不易,且行且珍惜。

短短的時間了,我們做得不多,除了給他們上了美術,音樂和體育課外,我們很感恩可以幫他們做了一個「有圖書」的圖書館,希望孩子都可以再裡面開心讀書,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但願他們都可以快樂成長,像這裡夜空閃爍的星星一樣,發出最閃亮的光芒。

 

2 though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